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有朋自遠方而來,不亦樂乎!   前幾天的一個上午,我正坐在書桌前埋頭寫稿,突然兜中的手機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接通喂了一聲,對方傳來了咯咯咯的笑聲:「老同學,好久不曾聯繫了,還記得我嗎?」一個成熟男人的雄渾聲音,讓我怎麼也想不起來他是誰。   下學好幾年了,初中畢業的那一年,我的思想極度的悲觀,家境的影響,讓我斷絕了升學之路。第二年春節過後,我帶著簡陋的行李和幾本書籍,含淚告別了我的學生生涯,踏上了南下的列車,混入了打工的隊伍中去了。幾年的辛酸、血淚、彷徨、早讓我把校園生活的美好時光忘的一干而淨。除了上班、吃飯、睡覺,偶爾在余業時間內搞一些創作外,剩下的就是一個人常常在深更半夜的某個境地,歎息著自身命運的薄寒,而發出的一聲歎息。同學,師生之間,在畢業分手的那年頭,我們農村家境的水平都還達不到家家有電話,更提不上有手機了。書信的聯絡,由於畢業後的道路天各一方,理所當然的是沒有什麼長久的效果的。常年在外漂泊的我,只有到了年終匆匆趕回家與養育我長大成人的外公外婆團個圓後,又匆匆的趕回上班了,同學匯聚,恐怕是百年不得一見,記憶也就在大腦中慢慢給淡忘了。   今日接到這個親切的電話,怎麼也讓我想不起來他是誰。   於是便說:「久不見,我實在想不起來你是誰了,但我相信你是我們所有同學之中印象最好的一位。抱歉,請告訴我你的真實姓名,謝謝!」「你發什麼暈呀,真是幾年不見,沒想到你變的這麼文縐縐的,滿口文話,我可沒你這麼懂禮貌喲。告訴你,我是黎強。」   「哦哦哦,想起來了,黎強,我們的大班長。」中學時候的同學,要好的朋友,班上的班長。中考時,我們的分數都比較理想,考上了重點高中,可我的家境比較清寒,而他的家境條件是很優秀的,理所當然,九年義務教育的完成,我得棄學南下打工,而他走進了高中的大門,四年過後,又順利的戴上了湖北大學的校徽,可謂是如魚得水。分手時的千言萬語,到了分手後的各自道路上,由於生活節奏的快速,繁重,不知不覺的就把許多東西給淡忘了。一聽見他報自己的名字,記憶的閘門瞬時被打開,幕幕往事就像放電影似的在我眼前清晰呈現。我在電話這頭興奮的對他說:「黎兄,請問你現在在哪裡高就?虧還記得我這個早年的朋友。」他又是咯咯一笑,「不多說了,下週末有空嗎,我想來廣州看你,到時可要請客喝酒喲。」爽!我高興的跳了起來。「下周到廣州後,打電話通知我,我來接你。」   放下電話,我的興奮勁達到了高潮,多年不見了,萬沒想到他還記得夕日的情誼友深。這樣的朋友,該保持天長地久!   迎接他的那天,廣州是一個晴朗的早晨。一見面他就把我擁抱在懷中,我聞到了一個成熟男人的健美與文化氣息,但仍不減當年他的朝氣蓬勃。一路的笑語,共同話題都是圍繞我們中學生活時的美好回憶。   來到了我租住不到十平方米的單身房間,裡面一片狼籍。他鄒了一下眉頭,問道:「嫂子呢?」我紅著臉拍拍他的肩說:「你說什麼呀,我女朋友都還沒有了」。「你騙人!」他一臉的狐疑。「像你這麼優秀的人,不可能沒有女朋友。」這時,我反而聽不懂他的話語了。於是問道:「我優秀什麼呀?沒錢沒房沒車沒事業,文化又不高,且還是一個流浪漢,怎麼會說我優秀呢?我聽不懂,能解釋一下嗎」?他笑著說:「別裝了,好了,請我出去喝酒吧!故友重逢,以酒共祝,千杯少。」   三杯酒下肚後,他夾了一塊肉放進嘴中,開始誇誇其談了:「高兄,在我的面前還裝,真不夠意思。幾年不見,沒想到你在文學這條道路上是這麼的如火如荼,文才的飛揚散佈在各大文學網絡媒體上,引得了無數人的青睞與敬仰。真是新世紀文壇上的一顆新秀呀。佩服佩服!堂堂一個大人物,還說自己一無所有,是不是自己出名了,就瞧不起我們這些窮同學了?」他說出這番話後,我才明白他要來見我的真正用意。藉著晚風吹來,我飲了一口酒,歎著氣說:「黎強,原來你千里迢迢來是為了祝賀我的呀!謝謝!很遺憾,我的確是在網絡上發表了幾篇文章與幾十首詩歌,可沒什麼優秀的呀,更沒有給讀者產生什麼強大的共鳴。我沒有出名。至於高昇,我的工作本質你看的見,仍在工廠寄人籬下的打工,寫出來的文章,從沒得到過一分錢的稿費,且每一篇稿子的刊出,我還負了相應的資費(我自己沒有電腦,發表文章還得進網吧。)你看看我現在的住房,就知道我心中的苦衷了,絕對沒有騙你。再回過頭來說,一個愛好文學創作的人,又有幾個富裕呢?大都是窮噹噹的書生,更何況我還算不上文人。」   聽完我的訴說,他驚訝的張大嘴說:「什麼?你的作品從來沒有得到過一分錢的酬金,這怎麼可能呢?太不可思議了。」我說:「是的,現在的許多文學網站寫作,都是征對作者本人同意,不必支付稿費的,通過網絡創作,能夠提高自己的文化藝術涵養,豐富個人內心世界的視野與情操,增大……」還沒等我說完,他憤怒的打斷我的話說:「太不像話了,現在的文人思想怎麼都變成這個樣子呢?寫出來的優秀作品去供養人們品味與享受精神富有,可這些寫手們付出的血汗與智慧結晶,卻為什麼就得不到丁點兒報酬呢?文人也是人,文人也要吃飯呀,吃飯得要錢,那他們上哪兒去弄錢呢?太沒人性了。像這樣沒有稿費的文章,還有誰會去寫?如果還有人繼續寫下去,那他真的是一個大傻瓜。我奉勸你趕快收筆,別再去寫那些狗屁亂文章了,傷神傷腦還傷經費,為的是什麼呢?清貧的一無所有。二十多歲的人了,同學之中,有好多都已成家立業,早有小孩了。日子過的紅紅火火,剩下的就像你這樣的人了。我也有女朋友了,打算明年下半年結婚。趕快去找一份賺錢的工去做吧,撈一筆錢好成家,給伯母了心。」   聽著他這一番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我陷入了沉思。是呀,這幾年來,南下的紅塵生命闖蕩,我獲得了什麼呢?的確,在寫作方面,我獲得了不少的收益,可得到了一些實質的東西了嗎?沒有。常常想著家中年邁的外公外婆飽滿的風霜苦臉,幾次次流著淚想給他們寄點錢回家時,卻微薄的工資根本就支付不了我個人的生活開支,哪兒有錢寄回家呀!像這樣下去,以後我個人的人生路,有過長遠的計劃,還能走下去嗎? 街道兩旁的燈火霓虹,被晚風吹來的廣州初冬,我打了一個冷驚,全身感到一陣寒驚。   翌日送走同學後,我在夜的燈光下翻出了早多時剪輯下來的一份廣州日報從文匯報上轉載過來的一篇文章,題目叫《為何寫作》。寫的是世界各個國家的每一位作家對自己為何寫作的真正原因表白。看著看著,昨日還苦郁、彷徨過的主題,瞬時煙消雲散了。現摘抄一部分供讀者鑒賞:   中國作家巴金:「我以文學改造我的命運,我的人生,我的精神世界。」   台灣作家陳映真:「為了被侮辱的人重獲自由尊嚴」。   法國女作家(代表作:《日安·憂愁》)的回答很簡單:「因為我喜歡寫。」   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哥倫比亞作者馬爾克斯(代表作:《百年孤獨》回答說:「我寫作是為了我的朋友愛我更久。」   英國作家格林(代表作《問題的核心》、《第三個人》回答說:「我生了個瘡,熟了,我把它擠掉,寫作就是這麼回事。」   美國的「科幻小說紀念碑」阿西莫夫說:「我寫作與呼吸是同一道理,我不這樣做便會死掉。」   S蘇聯詩人庫欽納回答說:「我寫作是為了在其中找到樂趣,喜悅……,蜜蜂並不問為什麼要采百花之蜜。」   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法國籍的愛爾蘭人貝克特(代表作《等待戈多》的回答:「有什麼比寫作更好。」   美國作家格爾·維達爾的回答:「如果我們是作家,我們別無選擇,如果我們不是作家,我們又沒有慾望。」   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曾多次被提升為諾貝爾文學獎侯選人,卻始終與桂冠無緣。他說:「我不能停下來不寫,我一向就知道我的事業是做一個文學讀者,同時做一個文學作者。」   非洲國家貝寧的首席文豪奧林比·巴赫利·喀南,用自己小說中的一個人物的對白回答說:「如果你不是我的母親,我也肯定要跑到天涯海角找到你,讓你把我生到這個世界上來。」   40歲的意大利作家加蒙說:「我寫作是為了復仇——在我心裡,這復仇是正義的、神聖的、光榮的。」   寫作的目的,起先是朦朧的,三十歲以後,自覺起來了,想拔開生活中的迷霧,使似是而非或似非而是的東西出其真相,說一些別人沒有說過的話。最終,使好人生活的愉快些,叫壞人不得安寧。(中國作家劉賓雁)   為了抒發自己的真情實感而寫。   為了表現人民大眾的生活困苦,希望和鬥爭而寫。   為了反映社會歷史的發展動向和革命的勝利而寫。   為了有利於人民解放,民族解放和人類解放而寫。   也為了探求文學的發展規律,闡明它內含的精神力量而寫。(中國作家胡風)   我寫作,是為了我自己。為了抒發我對生活的感受和認識,為了人們能在地球上活的更好些,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在經歷了累人的勞動之後品嚐一點創作的甘甜。(中國作家諶容)   我不知道我是誰,所以我寫,為了更多的認識我自己。(中國女作家張潔)   看完諸多作家對個人寫作真正意義的偉大評說,那麼,作為我也是一個愛好文學寫作的人來說,僅僅只為了沒有稿費而就放棄寫作了嗎?這是我一生個人營養最豐富的精神食糧,為了這一點,就告別了文學的創作,那麼我的思想靈魂是不是也乾涸枯萎了?如果是這樣,那麼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即使我不再去寫這些文章了,仍會有人撿起我手中的這支筆去寫下去的,也許寫的更多更長更優秀,因為文學自古以來就是文化生命源泉的主流。當然,在寫作的背後,我還是會去找一份熱於自己的穩固飯碗的,因為這才是真正對文學創作的永久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