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哥哥從遙遠的青海回來,是在國慶長假的第二天。 哥哥是名軍人,常年駐守高原,維穩、抗洪搶險、抗震救災……軍人的天職和崇高使命,使得哥哥難得回老家一趟。 那天吃過午飯,我們弟兄幾個信步走出家門,門外不遠,就是環繞村莊的小河。河面不是很寬,河水從不遠處的山坳裡匯聚而來,清澈透亮,在秋日的陽光下閃著粼粼波光。河道曲折蜿蜒,兩岸是高大茂密的桂柳,枝葉相連,直插藍天。陽光透過枝葉的縫隙擠進河面,留下一地的影影綽綽,斑斑駁駁。 河道裡,大大小小的花崗岩石在大自然的作用下很隨意地把自己散漫到不同的位置。或兀立岸邊,或中流砥柱,大的如船、如牛、如房屋,小的如凳、如椅、如鵝卵……剛剛過完夏季,夏天暴漲的河水沖涮出的一個個水潭蓄滿碧水,錯落有致,像被河水串起的珍珠,鏡面一般。河水深處齊腰,淺處剛剛漫過腳面,隨地勢高低忽急忽慢,時而激越高昂,順著高大的岩石跌落成一道風景,時而舒緩地遊走在細軟的白沙之上,宛若一首低吟的民謠。 我們赤腳跳進水裡,坐在突出水面的石頭上,踩著鬆軟的白沙,陶醉在家鄉醉人的風景,沉浸在親人團聚的喜悅。弟弟不失時機地從家裡拿來兩瓶白酒,我們支起一塊一面平整如桌面的石頭當桌子,又搬過幾塊小點的石頭做凳子,就在河中央的一塊突兀的沙堆上推杯換盞,喝起酒來。 確切地說,哥哥是二伯家的兒子,他是二伯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後期的魯山大移民中舉家西遷青海後出生的。二伯一家移民走後,由於經濟原因,加之路途遙遠,交通不便,就一直沒有再回來過。 九十年代初期,老家開通了程控電話。幾年後,二伯所在的青海省民和縣,也把程控電話通到了鄉村。在一次通信中相互告訴各自家裡的電話號碼後不久,一個蒼老但又不變的鄉音從遙遠的西部傳來。當父親、母親接到二伯打來的電話時,一個個淚眼婆娑,激動得竟然都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也許是受父母的感染,當我們兄弟姐妹相繼接過話筒時,似乎都有千言萬語,卻又一個比一個顯得笨拙,叫一聲“二伯”,便各自無語了。 哥哥雖然出生在青海,但家鄉話說的很地道,就連好多的方言土語都會講。哥哥說那都是跟著二伯學的,哥哥還說,二伯不止一次地說過,故鄉是他們的根,故鄉在哪裡,根就在哪裡。每每想起家鄉,他們的心情就像春蠶吐絲,綿綿無盡,織成一種思念…… 哥哥第一次回來的時候是一個人。那時,二伯已是七十歲高齡的人了,眼睛又不好,行動不便,雖然回老家走走、看看家鄉的變化、見見家鄉的親人是他最大的願望,但最終也沒能成行。哥哥回去的時候,帶了一本縣政府編印的介紹家鄉風光的畫冊,不久,哥哥來電話說,二伯和全家看了老家秀美的山水、迷人的風光,一個個又激動、又自豪,並張羅著要在適當的時候回家看看。特別是提到二伯時,哥哥說:“爹手捧畫冊,淚水模糊了雙眼,他用不太清晰的記憶去搜尋腦海中的印跡,在我們的解讀聲中,回憶著家鄉的一草一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鄉。 故鄉是什麼?故鄉是樹的根,是水的源;是心中的樹,是夢裡的影;是童年嬉戲的小河,是河邊蕩鞦韆的垂柳;是小村半夜的狗吠,是田野裡飄香的泥土;是池塘邊聒噪的知了,是稻田里的悠揚的蛙鳴…… 故鄉的月最明,故鄉的人最親。但凡離家的人,都有一份濃得化不開的鄉情。身處異鄉,故鄉只留在記憶中、夢境裡……故鄉在遠方低吟著一首無法抵達和結束的民謠,一直在遊子的心裡…… 不知不覺中,天色已經開始變暗,一股清涼的晚風從狹長的河道吹過,幾片落葉窸窸窣窣、飄飄悠悠落在身邊的水面,打著轉總也不願離去,一如哥哥的心情。 文章來源:京師易美的易學裝修設計室 |婕思手記 | 翱翔藍天的BLOG |子夜的曇,與月光共舞 | BBsunny |鄒靜之的BLOG | 朱大可部落格@柵欄後的絮語 |育兒天地 | 北京病人的大賣場 |J.Not |